爱游戏:七旬老人走百里卖麦秸秆 留守老人引发社会关注

    100公斤麦秸秆装车,上面覆盖着塑料膜,年近七旬的张学武老人弓身穿行街头,拉着它们显得颇为吃力!6月16日下午,在郑州市嵩山南路,一位等活的民工目睹此景心头泛酸——老人的境况,极像父亲当年辛苦操持家庭;他赶紧掏钱买下麦秸,让老人回家。

  年近七旬,无儿无女,不得不在父亲节这天走百里卖麦秸,张学武老人无疑是不幸的。但他又是幸运的,这次行动,得到了好心民工的帮助,买下麦秸让他早点回家;得到了媒体和政府的关注,家乡政府表示将联系民政部门酌情给予照顾。

  不过,这种“幸运”,让我们在欣慰之余却又感到不安。如果张学武老人没有走百里卖麦秸,他还会遇到好心人的帮助和政府部门的过问吗?可以想见,倘若不是这次偶然经历,老人的生活轨迹还将一如既往地拮据艰难。一方面,除了填饱肚子,不敢花啥钱,同时,为年龄大会得病而担心,拼着老命赚一点救命钱。

  张学武老人的境遇并非个例。目前我国有570万农村孤寡老人,他们失去劳动能力,既没有自主养老的基础,又缺乏社会养老保障,极易陷入老无所依的困境。除了极少数进入媒体和公众视野的“幸运者”,更多孤寡老人在默默忍受生活的苦难,甚至为了生计铤而走险。湖南农村老汉付达信在北京站广场持刀抢劫,被北京铁路运输法院判处二年有期徒刑。他却为过上“牢有所养”的生活喜上眉梢,入狱3个月胖了10斤。

  千百年来,“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鳏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一直都是国人孜孜以求的大同世界。应该说,随着基本养老、医疗保险制度的全覆盖,今天的我们正在实现老有所养、病有所医的中国梦。不过,入狱养老和百里卖秸的故事,还是折射出社会保障体系不健全、老年人权益保障力度不大等深层次问题。

  首先,养老保障水平低。《2010年中国城乡老年人口状况追踪调查》显示,农村月均养老金74元,仅为城市老年人平均月退休金的近5%。农村老人目前主要还是靠土地和家庭养老,养老保障只占到18.7%。土地自己不会产出,对于逐渐丧失劳动能力的农民来说,并不能解决养老问题。对于那些无儿无女或是子女没有赡养能力的老人来说,家庭养老更是无从谈起。

  其次,五保供养空壳化,难以适应需求。针对孤寡老人、残疾人等特殊群体,我国建立了农村五保供养制度,在吃、穿、住、医、葬方面给予生活照顾和物质帮助。不过,由于五保供养的主要责任人是村委会和村民小组,在日益空心的农村,集体没有足够的钱供养贫困老人,导致敬老院严重供不应求。付达信所在的祁东县,有9成以上的五保老人未能住进敬老院。由于投入不足,敬老院普遍存在条件恶劣、伙食不好、管理混乱、服务单一等问题,离老年人的养老诉求相距甚远。

  关注百里卖秸,不能只唏嘘于个体命运,必须看到背后“沉默的大多数”,下决心保障广大老年人尤其是农村老人的养老权益。除了公众的爱心救助外,政府部门更要承担起责任,解决中央财政对农民养老投入不足、养老院变味和养老求助无门的问题,让每一位公民有尊严地养老。

爱游戏体育官网爱游戏体育官网爱游戏体育官网爱游戏体育官网爱游戏体育官网

Writ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